bob体育综合官网手机版app下载:《腿》:人生就是如此,唯有失去才知道曾经拥有的美好

点击次数:2390   更新时间2021-08-28     【关闭分    享:
在2020年第57届金马奖当中,《腿》一片入围金马奖最佳女主角、最佳男配角、最佳原著剧本与最佳造型设计等四项大奖提名……

这部由金马名导钟孟宏监制、《阳光普照》编剧张耀升首度跨界执导的电影,首度集结金马影后桂纶镁与阳光型男杨祐宁,他们化身银幕情侣档的爱情荒谬喜剧,勾勒无数黑色幽默的笑料。

故事描述,钱钰盈(桂纶镁饰)的丈夫郑子汉(杨祐宁饰)在腿部截肢手术后不幸离世,她想拿回丈夫被截肢的腿,却被医院百般刁难、互踢皮球,于是一场惊天动地的“夺腿计划”就此展开……而这段充满黑色幽默的寻腿旅程中,也穿插著钱钰盈与郑子汉从相识、相爱到相互亏欠的过往。

文学巨擘化身为导演

图/桂纶镁和杨祐宁的演出,在《腿》中都有令人眼睛为之一亮的表现

在《阳光普照》时和钟孟宏共同编剧的张耀升,如今自己也跳出来执导,本业就是小说家的他,在过去所荣获的文学奖不计其数,他的小说擅于透过描写现实的细节,从中透露出诡谲的气氛,那笔触精湛更扣人心弦。

过去主要都把重心放在编剧、著作多次被改编为电视电影的他,这回首次担当大银幕导演,当细腻的文笔配上活泼动人的影像诠释,有种扣人心弦的澎湃。

有趣的是,耐人寻味的电影片名《腿》,其实是一开始就从来没想要改变过的坚持,“因为从来没有人这样用过,把人体的某一个器官直接当成片名,而钟导的标准就是要好、要独一无二。”

真实的人生际遇改编为电影

图/初次执导电影长片的导演张耀升

张耀升分享,其实“妻子帮丈夫找回截肢而失去的腿”的这段过程,正是他母亲和父亲的真实际遇,“当时爸爸因病截肢后的27天过世,妈妈开始想要把爸爸的腿找回来。”但找腿的过程不仅医护人员不太愿意帮,就连不断纠缠也是有限度的协助,这是20多年前所发生的真实故事。

不过一开始,要把这段故事变成剧本的过程,其实也不是那麽简单,也让他费尽苦心交织电影的全貌,“最初的版本,男主角的部分很少,而主要是女生跋扈的走完整个过程,后来在钟导的建议下,才慢慢点出剧本的问题,包含男主角的设定、个性营造等,我们从失败男性的共通点去挖掘。”

张耀升说,没有人结婚是要搞坏家庭,但可能是因为笨、可能太过单纯,毕竟谈恋爱时只需要迷倒眼前的女性,但成家后要面对的问题更多,他可能会挫折,渐渐开始一路错下去。

而人生就是如此,唯有失去才知道过去的美好。

拍想说的故事 用最高的标准要求自己

图/两人在电影中有非常多标准的舞蹈表现

为了深化“腿”在电影中的关键和重要性,张耀升把国标舞的主轴融入到电影中,这是为了让相遇和别离的过程更加的充满意义,而费尽苦心找回来才有价值──没有这只腿,两人的感情生变,找腿的过程,也把自己的心找回来了。

“妈妈其实没什么意见,我也不太想要妈妈看到这部电影。”张耀升笑说,要把这样“荒诞”的故事变成众人都可以理解的剧本,其实是这段过程最困难的地方,像是一开始的版本中,妈妈的角色是非常凶的,甚至是狂妄,不过为了电影魅力,剧本重新编写成收敛一点的情绪,再把这特质放到桂纶镁的身上。

不过,之所以想从编剧跨足为导演,其实源自于自己过去不太好的经验,“当编剧被欺负、原著被乱改成四不像的过程都发生过,所以后来我觉得如果真想表达,倒不如自己拍电影。”

但拍电影不简单,因此他从过去的许多经验汲取学习,刚好在十年前的偶然间钟孟宏和他联系,两人才渐渐培养绝佳的合作默契。

钟孟宏最常告诫他的话是,“每一场戏,不能只是可以而已,而是要很精彩,让观众花钱看片觉得值得,所以一定要用最高的标准要求自己。”虽然整个创作的过程压力很大,但却让第一次拍电影长片的张耀升获益良多。

临危受命 桂纶镁活出角色的深刻魅力

图/桂纶镁完全活出了自己角色的生命

令人赞叹的是,在桂纶镁和杨祐宁如此完美搭配的诠释下,其实桂纶镁一直是到开拍前一个月,才确定能接下这个角色,“因为剧本到后期才确定要有舞蹈基础,桂纶镁本身一开始是有犹豫,后来是看了剧本,看了一半就决定答应。”

“当初,如果桂纶镁无法答应,这部电影确定就无法拍成了。”

图/杨祐宁的好表现也令人赞叹

张耀升形容,这个角色真的是不好演,有别于其它剧本往往会为某一个演员量身打造属于对方的特定角色,但桂纶镁完完全全是在临危受命的状况下,努力一肩扛起这个任务,并且活出属于她自己的味道。

好比说,桂纶镁这个角色必须练好国标舞、华尔滋,同时她还必须收回她以往在观众面前比较甜美、气质的模样,进而流露出角色那种泼辣、暴戾的狂妄,最终在电影内的呈现确实是举手投足都让人印象深刻,也自然入围金马奖最佳女主角的肯定。

而杨祐宁担纲男主角的选择,是因为张耀升认为必须有个演员能与桂纶镁门当户对,“杨祐宁就是个郎才女貌的选择!”

为了舞蹈 桂纶镁练到吐、杨祐宁觉得腿不是自己的

图/片中这场舞蹈戏,是在真正的比赛场合中拍摄,而且一气呵成完成的

不过张耀升笑说,“一开始,杨祐宁直说自己运动细胞很好,练国标舞根本没有什么问题,结果拍摄开始后才知道他完全是硬练苦撑过来的。”

张耀分享,这部片最困难的地方自然是舞蹈,“门槛很高、也很容易受伤。如果在缺乏基础上只是在表演上做做样子,那也很容易受伤。”

所以在开拍前,两人都接受了非常严格的舞蹈集中训练。

在那段过程中,杨祐宁形容练到脚都不知道还是不是自己的,桂纶镁则练到吐──甚至在电影中最高潮的那场舞蹈戏,还是在真正的比赛中,完完全全不能NG的状况下一气呵成完成拍摄的。

图/为了电影,桂纶镁这次有非常大的突破

张耀升说,其实这部电影可以是个悲剧、也可以是个严肃的社会议题,但他想用喜剧的变换,和观众拉近一点距离,当那些荒谬有喜剧效果,就能让观众开心,而真正的幽默感,其实是认真的去做一个非常荒谬的事情。

(剧照提供:甲上娱乐)